记录下当下的我。

“我刚签了新的合同,又可以继续为长亭奉献几年青春了” 那天下午我笑着跟同事说着新合同的事,恍惚间毕业已经两年了。林林总总的记忆中有刚入职场时的彷徨,有初次加班时的激情,有独自一人解决困难时的无助,也有胸有成竹的指点江山时的自豪。夜幕降临时,我常望向窗外,外面灯火通明,人群熙熙攘攘,脑袋便会不自觉的想些事情,碎碎念多了就想把它写下来。

春风

“感觉现在招聘要求好高啊,要是以我毕业时是的水平来面试,估计是进不来的。” 实话说,刚来公司时我真的挺菜的,大概相当于刚学游泳的鸭子,才半只脚踏入水中,手脚笨重,对未知也充满恐惧。好在遇到了阿拉雷队长,队长想个可亲的导师很快带我进入状态并开始了为长亭奉献的生涯==。我个人是喜欢做扫描器的,因此做项目开发时是附带很多动力和热情的。不过项目开始的一年是烦闷且苦涩的,项目当时使用 Python asynio 写的,Python 一时爽,重构火葬场。大家之前并没有大型 Python 异步项目的经验加之 Python 异步本身就存在一堆难以处理的问题,初版引擎发布后暴露了非常多的问题,记得有段时间我每天的工作就是解决诸如:这怎么卡住了、这个漏洞怎么扫不出来了、为什么任务结束不了等等之类的问题,每天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除了睁开眼睛就是头开始大。

问题需要被解决,在经历近一年的摧残之后,我们在2019年5月份决定将引擎推倒完全重写。由于当时洞鉴的市场反响也很一般,没有进入大家的眼线,领导们也提了个要求,新引擎要开放一个社区版本给用户免费体验,这其实就是 xray 诞生最原始的缘由。实际上,当时产品已经对外发布了,引擎重构是一件对整个项目组压力都非常大的事,因为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几个月的引擎功能停摆意外着整个产品链路都要去承受客户带来的压力,好在大家都硬着头皮顶住了。对我个人而言,重构计划被通过后,我长舒了一口气,当场立下 flag 要在新版里解决之前遇到的所有不爽的问题,xray 后续就像大家看到的一样,几个人像打鸡血了一般经过快速迭代逐渐成熟了起来。

甲光

“如果有机会明年我也要站在这个台上。” 去年白嫖了一张p师傅的 kcon 入会门票,p师傅在台上神采奕奕,宛如战神阿瑞斯一般在向世人宣说他的英雄事迹。我当时心情有些复杂,一方面想我要是能有这种机会就好了,定会此生无憾;另一方方面又觉得自己没啥特别厉害的点,有些沮丧。后来和醒哥无意中聊到了这个事,说了开头的那句话。我只当是发个牢骚,感觉醒哥记在心了。再后来今年阿里白帽大会征集议题时,醒哥就强行推了我一把,感谢醒哥 orz..。讲道理,第一次在聚光灯下真是有些紧张,为了避免差错,我把自己的 PPT 内容及要说的旁白基本都背下来了,台上像是个没有感情的朗读机器,回过神来时已经是谢谢大家了 =.=。不知道讲的大家有没有听懂,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我那天也宛如一个战士,身着铠甲,在日光下披荆斩棘,熠熠生辉。于我而言,这是一次成长,也是了一个愿。

折柳

“这是一个流行离开的时代,但我们从不擅长告别。” 今年早些时候,我一心想脱离现在的生活转而进入体制内。可能是当时压力比较大,算是一种不自觉的逃避,内心便不断鼓励自己追寻这种稳定的看似悠闲的工作。这里再次感谢一下醒哥,职场中能遇到一个好领导实属三生有幸。醒哥前后找我谈了几次,帮忙从周围人的角度分析了一下当时想离职去体制的这个决定,这个对认清自己的现状帮助很大,聊完后我也想了很多。
成年人的选择真是太难了。那段时间我渐渐意识到以我的性格在体制内大概率不会过的舒服,而且抛弃自己曾经和现在都热爱着的岗位和事业,只为过的舒服些,这是懦夫的表现,我更想当一名战士。最终还是决定留下了,这个选择无所谓对错,自己选择的路,只要愿意走,总是可以走下去,就像我博客侧边栏那句话说的——长路尽处自有明灯。

笑靥

“从你眼中看去,温柔可以淹没整个世界。” 毕业后再没谈过恋爱了,我都逐渐成为项目组元老级单身狗了。一方面之前没心思没时间谈,另一方面也是没遇到动心的,但缘,妙不可言。 我偶然间发现了一个很棒的女孩子,她喜欢笑,笑起来很动人,很纯粹,有种小孩子的天真烂漫。她的性格也很棒,虽然天天说自己是咸鱼,但内心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而且执行力和行动力都很强,我甚至有些自愧不如。心里年龄上她要比我成熟些,可能和社会阅历有关,毕竟我在一个技术氛围比较浓厚的公司,没怎么接触到真正的职场。和她在一起时比较轻松,两人像是行走在樱花林,微风不燥,花瓣静静的落在泥土中,落在掌心里。

不过现在还没有确立关系,多了解一下,总是好的,毕竟恋爱开始的分分钟都是妙不可言的,也容易被甜甜感觉冲昏头脑。不管怎样,希望这段尚不清晰的关系迎来一个结果吧~

南山

“你穷极一生是为了追寻什么?” 来北京两年,虽然薪资还可以,在北漂一族中也算是相对体面的,但这座城市并没有给我多少归属感,想要在此扎根活下去,是一件不可望也不可及的事情。当时为何要来北京我已经想不清楚了,大概像是没有别的选择一心感觉应当来大城市拼一拼,哪怕最后怆然离去,至少也可以说我曾经奋斗过。说回开始的那个问题,我想要追寻的一种不惑,这种不惑作用于多个方面。不为生计而忧愁,不为无知而迷茫,不为懒惰而遗憾,不为犹豫而错过... 历经千难,来到人间,我想尽可能的体验世间的喜怒哀乐,成就更好的自己,而后生老病死也不留悲伤。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南山,愿大家都能播种出自己想要的生活。